公益资讯

您的位置:内丹养生网 > 公益资讯
  • 首页

修仙大学?浙江大学博导孔令宏“内丹修炼”课程被叫停,但争论没停

来源:道家内丹养生网     作者:道家丹道养生     时间:2018-05-0711:50:51     

你有科学,我有奇功?浙大博导“内丹修炼”课程被叫停,但争论没停

摘要:孔教授的课题“凉了”,但是争议和争论却未见停歇。

浙江大学博导孔令宏的“内丹”恐怕暂时“炼”不出来了。

澎湃新闻23日报道,浙江大学道教文化研究中心主任、哲学系博士生导师孔令宏招募“内丹修炼者”参与科学研究的课题已被叫停。尽管孔令宏在4月初接受媒体采访时称已招募到7名高水平的“修炼者”,但由于涉及人体实验,该课题在申报过程中未通过伦理审查。

报道同时指出,该课题的发起伙伴、浙江大学求是高等研究院方面亦明确表示,已经停止了该项目,“不会再做了”。

孔教授的课题“凉了”,但是争议和争论却未见停歇。

1 根据“有槽”报道,韩松涛确认了课题的存在,并表示已经找到“七个层次比较高的,按照孔教授的说法就是已经内丹结丹或者是已经出神的修炼者”参与课题;韩松涛同时强调,该课题成果“要在全球顶级的杂志上发表英文论文”。

4月6日出版的《南方都市报》亦对此事进行了报道。报道中,孔令宏亦确认了已招募到7名“内丹修炼者”的说法,并表示此7人“大致属于炼气化神结束,炼神还虚刚刚开始的阶段”。同时,孔令宏也“科普”了所谓“内丹”的概念:人体内的一个“高能量气团”。

而对于自己的课题,孔令宏同样进行了解释说明。他表示,课题旨在“测试内丹修炼对脑神经结构的影响”,从而“从脑神经网络结构中看出大脑思维结构的机理”,并且在未来“用仿生学方法,启发其他学科的发展”。

屡屡见诸“修仙”网文的“内丹”,与位列“985”和“211”的名牌高校竟发生了交集,孔令宏的课题经媒体报道后,立即引来吐槽声一片。“有槽”的文章就不无揶揄地说到:

“浙大的学生看起来确实有福气,不但能拿到顶尖大学的毕业证,而且还有机会学得一身仙术。”

孔令宏的“招募令”最早发布在一个名为“道教与数术”的公众号上

2 事实上,这已经不是浙江大学第一次因为“炼丹”而陷入舆论漩涡。

与在人体中“炼”出“高能量气团”的孔令宏不同,浙大药学院药物信息学研究所教授王毅则在自己为本科生开设的《从神农本草到现代中药》通识教育课上,教学生“炼丹药”。

2月5日出版的《钱江晚报》以《浙大这门中药课,好玄啊》为题,对王毅主讲的通识教育课进行了报道。报道称,浙大哲学专业大一学生杨昌杰所在小组,在这门课上亲手制作出了唐代医药学家孙思邈所著《备急千金要方》中记载的“孔圣枕中丹”。

道家丹道外丹药丸

或许是因为报道中提到这味孔圣枕中丹“主治读书善忘,久服令人聪明”,这则报道的视频版此后以《浙大开炼丹课,学生做出古代脑白金》为题,在微博等社交媒体再度广泛传播,并引来大量非议。

3月21日,报道中接受采访的浙大学生杨昌杰在“知乎”发声,怒斥“古代脑白金”的提法是“标题党”,所谓“炼丹”亦不过是指中药丸剂的制作——显然,浙江大学并没有燃着“六丁神火”的八卦炉,王毅教授的课程也不是要让学生炼制长生不老的仙丹。

然而,这则报道还是引发了“中医粉”与“中医黑”这两大网络阵营的又一番口水战。颇值得玩味的是,正是在这篇报道中,王毅表示:“不指望大家都当中医的粉丝,至少不要当中医的‘黑粉’” 。

所谓的“古代脑白金”孔圣枕中丹

3 说回孔令宏。

对于孔令宏的“内丹修炼”课题,4月13日出版的《科技日报》刊载的两篇观点截然相反的评论文章,很大程度上代表了网络民意对此事的态度:

在《炼丹、寻仙散发浓浓时代违和感》一文中,作者直言“在科学精神日益深入人心的今天,炼丹和修仙已带来思潮性混乱”;作者同时警告:“如果不及时廓清迷雾,力求达成共识,浙大将陷入更深重的舆论漩涡”。

而与之针锋相对的《道教研究为何不能是真科研》,则认为孔令宏的“内丹修炼”与王毅的“炼丹课”一样,同样是受“标题党”所累,认为孔令宏的课题是“名副其实的科学研究”,并盛赞其是“是借助新的科技手段,对传统文化的一种创新发展形式”。

孔的课题甚至惊动了道教“本家”——在微博上颇为活跃的“网红道长”全真教道士梁兴扬撰文,直斥孔令宏的所作所为是“伪科学”,并接连抛出“内丹修炼的科学标准如何制定”“丹道修炼的道教理论是什么,测量工具是什么”等一系列问题,指出孔令宏课题中提到的“核磁共振和(80年代“气功热”中)接受宇宙波的铝锅没什么区别”。

梁兴扬还联系此前被热炒的“朱清时院士谈真气运行”事件,指出知名人士、知名高校以科学的名义研究内丹修炼、真气运行,将给社会带来错误示范,“让迷信者、伪科学者有更多的可乘之机”,直至引发“伪科学的狂欢”。

 

4 香港电影《东方不败之风云再起》里,有一句颇为“无厘头”的经典台词:你有科学,我有奇功。虽然孔令宏教授欲开展的课题当属“科学”研究,但是网络舆论显然更倾向于将其划入“奇功”范畴:

“内丹修炼”课题被叫停,有人调侃孔教授“渡劫失败”,还建议他在“修炼”方面多请教请教他的“老领导”,曾任浙江大学人文学院院长的武侠小说家金庸先生。更多网友则拍手称快,认为此等课题是“花着科研经费,干着迷信的事”。

当然,也有人为此感到惋惜。有网友搬出牛顿为孔令宏辩护:科学巨擘也曾研究上帝,当代学者为什么就不能研究内丹?也有网友认为这样的研究其实并无害处,“退一万步讲,即便不能证实,哪怕证伪也好”。

然而,网友的讨论或许搞错了重点。需知,孔令宏的课题被叫停,盖因涉及人体实验,以致未通过伦理审查,与“科学”或是“奇功”无关。

《新京报》官方微博刊发的评论文章就认为,孔令宏的课题被叫停,是“我国对于涉及人的生物医学研究审查愈发严格、规范的体现”。虽然在某种意义上,孔的课题不失为业内“创举”,但是鉴于该项实验的结庐炼丹伴有汞、铅等影响人体健康的重金属摄入,这样一项“有诸多不确定的实验研究即用于人类,被伦理审查机构叫停实属必然”。

因此,科学的归科学,奇功的归奇功。至于违背伦理的,就先叫停吧。